西安重工装备制造集团有限公司 
欢迎光临西安重工装备制造集团有限公司!
您当前的位置是:西安重工装备制造集团有限公司 > 文化生活 > 详细内容
矿电公司白雪:从《切尔诺贝利的悲鸣》到《战狼2》想开去

作者:白雪 时间:2017-09-20 浏览次数:795


每一个清晨,当我们又一次被床头的闹铃、窗外的鸟鸣、楼下小贩的叫卖声吵醒,在睡眼惺忪中不情不愿地穿衣洗漱,手忙脚乱地接过卖早点阿姨递上的热腾腾的豆浆油条,然后急匆匆地冲向人头攒动的公交站地铁站,去学校上学,去公司上班,忙碌而充实的一天就这样又开始了。

我们可曾想过,这些我们现在轻而易举地享有的东西,和平、健康、身份认同、自我实现,却是许多人所苦苦追寻的。当这些再看似平淡的生活场景变成他人眼中的奢望,我们是否更应当反思,生活在和平的年代,生活在安全的国度,是一件多么珍贵的幸福。

《切尔诺贝利的悲鸣》这本书,给了我们这样的警醒。

《切尔诺贝利的悲鸣》是阿列克谢耶维奇所著的一本白俄罗斯纪实文学,曾获得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记述了1986年人类科技史上发生的最浩大悲剧之一——谢尔诺贝利核灾。切尔诺贝利的悲鸣,不是呼天抢地的,而是呜呜咽咽的,因为无力,因为绝望,因为痛入骨髓。而我们,纵使满心悲愤,痛惜,在切尔诺贝利巨大的创伤面前,这些都显得毫无意义。

核辐射污染,政府封锁,无秩序的生活环境,亲人朋友的突然离世。本来安静富足的小城突然间民不聊生,切尔诺贝利的人们哭没有眼泪,骂没有对象,活不知时日,逃不知去向,他们想得明白战争,可是这是战场吗?子弹和炮弹可以迅速夺走许多人的性命,但不会像辐射一般持续的破坏人类,破坏自然。他们只能呆呆地站在原地问,这一切,为什么,又为什么是我们?他们明明还活着,可是很快就要死了;他们明明还活着,可是却好像已经死了。我们总说前路虽长,尤可期许,可是对于切尔诺贝利人,未来比现在和过去可怖太多太多。

放射性元素的半衰期以以亿年记,对于人类而言,这片土地永永远远的死了。正如在这里承受灾难的人民,也总有一天会永永远远的死去,他们的细胞血液以及其中的辐射物质将无法通过后代继续传播而被永远深埋地底,像一切都从未发生过一般。但是我们无法忘记,那个叫做切尔诺贝利的地方,埋藏着一桩人类科学史的耻辱,也埋藏着一桩政府愧对人民的耻辱。书中官员的回复让人心惊胆寒:“我们有很多防毒面具,用到公元两千年才用得完。我们只是不发给他们而已,不然会引起恐慌。大家都会逃跑,他们会离开这里。”为了掩盖错误,粉饰太平,政府居然以谎言安抚居民,以沉默回应质疑,以哄骗招募志愿者,这耻辱,像那些幽幽微微的元素,看不到,摸不到,辐射却令所有人如芒在背,浑身发红发烫。

的确,这场灾难找不到责任源头,它被认定为一桩事故,但这场事故无疑是一次对人性的拷问,对国家的拷问。我们不禁会思考,当如此重大的灾难降临在我们的国度,我们的政府有能力妥善应对吗?今年最热的国产电影《战狼2》给了我们确定无疑的回答。

《战狼2》的原型是2015年的也门撤侨事件。2015年也门危机,中国海军直接派出2054A护卫舰,开进也门亚丁港,由于当时港口外枪炮轰鸣,中国海军入港全部自主完成,中国驻当地使馆和全副武装的武警特勤在岸边保护中国侨民,而054A护卫舰直接靠港,舰上的海军特种兵和水兵持枪下舰,拉出了警戒线,当时054A上的730近防炮已经瞄准了岸上的冲突地区,最终,两艘054A护卫舰以最快的速度撤侨。

有人质疑这部电影浮夸,有人戏谑有些情节是“主旋律”,我不赞同。因为几乎其中所有内容都有证可考。2011年的利比亚撤侨,沿途四百多公里,各路反政府武装设卡共三十多个,却无一例外地为一千多个中国工人放行。而在2015年的也门,当中国军舰驻扎内港时,美国大使馆早已人去楼空。没有什么是空穴来风,事实胜于一切语言。就算不是军迷,但我们也知道中国特种兵在国际比赛上屡获大奖;就算不关心时政,但我们也知道每一次灾难发生时展现的中国速度。这种强大的综合实力,这种对人民巨大的责任感,归根结底是一个大一统融合民族的归属感和认同感。反观有些国家平时一片繁荣景象,一旦遇到动荡瞬间分崩离析。而我们的祖国在天灾人祸面前一次次挺住了压力,倾尽全力、不惜代价也要将人民的损失降到最低。

昔日的切尔诺贝利让人痛心疾首,因为他们唯一的出路只有死亡,唯一的指望只有爱情。今天的战狼让人心潮澎湃,因为我们无论走到哪里,身在何处,都有无忧无惧的安心和底气。也许,当我们身处和平康乐之中,当我们在国内享受着安居乐业之际,我们很难体会到这种安全感。可是,一旦你走出国门,放眼世界,你会发现我们的祖国早已是一个强国。瘟疫,饥荒,战争,灾难,这些厄运是潘多拉魔盒中逃出的精怪,是人类无法逃避的命运,重要的是当世界再一次陷入深渊之中,我们是否还有希望?

我们有。因为我们的身后站着一个强大的祖国!(白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