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重工装备制造集团有限公司 
欢迎光临西安重工装备制造集团有限公司!
您当前的位置是:西安重工装备制造集团有限公司 > 行业新闻 > 详细内容
煤矿智能化如何发展?这份指导意见给出了方向

作者: 时间:2020-05-08 浏览次数:733

来源:中国能源报

“煤炭是我国能源的基石,也是目前可以实现清洁高效利用的最经济安全的能源。新时期如何实现煤炭高质量发展,一直是煤炭行业努力思考、探索的问题。”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煤炭科工集团首席科学家王国法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煤矿智能化是实现煤炭工业高质量发展的核心技术支撑,已逐渐成为行业共识。”

为推动智能化技术与煤炭产业融合发展,提升煤矿智能化水平,促进煤炭行业高质量发展,3月2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应急部、国家煤矿安监局等八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加快煤矿智能化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明确了发展目标、主要任务以及保障措施等内容。

王国法认为,全国首个针对煤矿智能化建设顶层意见的出台,有助于统一煤炭企业对煤炭高质量发展的认识,“是对煤炭工业发展重要的指导性文件,能更好推动煤矿智能化健康发展,实现新时期煤炭工业及相关产业的高质量发展。”

(文丨本报记者 武晓娟)


三阶段目标,明确发展方向


“2019年我们以中国工程院院士建议,向中办和国办提出了关于加快煤矿智能化发展的建议。在起草《指导意见》过程中,多部门多次组织煤炭企业、科研院校等相关单位的专家共同探讨核心内容,凝聚行业共识。”王国法告诉记者。

事实上,近年来为推进煤矿智能化发展,相关部门已做了一系列部署。以国家煤矿安监局为例,2015年开始抓“四化”(机械化、自动化、信息化和智能化)建设,5月在黄陵召开全国煤矿自动化开采技术现场会;2018年7月在山西潞安集团召开“全国煤矿安全基础建设推进大会”;2019年1月,发布《煤矿机器人重点研发目录》;同年8月在世界机器人大会上,专门设立了煤矿机器人专题论坛……

王国法介绍,自上世纪80年代邓小平同志支持煤炭工业发展综合机械化以来,煤炭工业发展取得了历史性巨大成就,而智能化是新时期煤炭发展的又一里程碑。“如何制定好煤矿智能化发展规划,是困惑很多煤矿企业的一个问题,《指导意见》明确了煤矿智能化发展的三个分阶段目标,为企业指明了发展方向。”

根据《指导意见》,到2021年将建成多种类型、不同模式的智能化示范煤矿;到2025年,大型煤矿和灾害严重煤矿基本实现智能化;到2035年,各类煤矿基本实现智能化,建成智能感知、智能决策、自动执行的煤矿智能化体系。

对此,中国矿业大学管理学院院长、公共安全科学技术学会应急管理专业工作委员会委员陈红指出:“煤炭资源的地质赋存条件,决定了不同煤企智能化起跑线和未来发展空间的不同。到2025年‘灾害严重煤矿基本实现智能化,这是比较有挑战性的目标。”

她进一步分析指出,这些煤矿通常地质条件复杂、用工较多、环境性限制因素多,全过程、全时态的智能化场景必然受限。“传统灾害严重煤矿在智能化进程方面会同时面临生产安全和经济负担的双重制约,需要国家加大政策扶持,否则智能化效果可能差强人意。”


十项任务,强调顶层设计和短板攻关


《指导意见》明确提出“加强顶层设计,科学谋划煤矿智能化建设”等任务。“这十项任务,内容非常丰富,是在总结我国煤矿智能化研究和实践成果基础上,针对目前煤炭工业发展的基本现实和发展要求,以及国内外科技发展的大趋势、大背景提出来的。”王国法告诉记者。

他强调:“加强煤矿智能化发展的顶层设计和科学规划,在智能化发展中非常重要。过去一些煤矿企业在进行信息化建设过程中,由于没有统筹、综合的规划设计,造成多系统互相不兼容,形成信息壁垒和信息烟囱,发挥不了应有效果。”

记者了解到,煤矿智能装备是煤矿智能化发展的重要保障和支撑条件,也是技术发展、技术攻关一个重要方向。尽管我国在智能化综采装备等方面已取得很大进展,但煤矿机器人的一些共性关键技术,特别是在能独立作业的特殊煤矿机器人等方面,还存在很多技术瓶颈。

对此,王国法表示,《指导意见》提出加强煤矿智能化技术装备研发,特别是短板技术的攻关要求和具体任务,也为“十四五”和今后时期相关科技创新、科技攻关做出规划。

“煤矿智能化既是一项技术性工程,更是一项重大的管理创新工程。”陈红强调,煤矿智能化在可能带来生产运营系统互联与集控技术水平提升换代的同时,对长期以来由煤矿开采带来的自然环境退化及从业者安全健康损害问题,并不会自然给出解决方案。另外,她指出要关注并审慎处理通过智能化释放的劳动力,以免引发新问题。

“技术进步的终极目标应是服务于人的健康和社会进步,而不仅仅是经济性指标的狂欢,这就对决策者和煤矿管理者提出更高要求,需形成与之匹配的管理理念与管理模式。煤矿真正实现智能化发展,需要首先实现管理理念的现代化,进而推动管理模式现代化。”


多项保障措施,坚持企业为主体


为实现目标任务,《指导意见》提出“强化法律法规保障,深化标准化工作改革;加大政策支持力度,建立智能化发展长效机制;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增强核心技术可控能力;凝聚各方共识,促进智能化跨界合作;凝聚各方共识,促进智能化跨界合作”等保障措切实施,促进煤炭产业转型升级。

“这些保障措施、政策支持,对鼓励企业发展煤矿智能化具有重要意义。”王国法介绍,去年以来,山东、贵州、山西、陕西等产煤大省已制定相关规划、意见,推进煤矿智能化发展。

有煤炭企业负责人对记者表示,有“是否会像当年推进救生舱、避难硐室那样走弯路”的困惑。对此,多位专家指出,智能化与救生舱、避难硐室有本质区别,煤矿智能化与世界科技发展潮流和我国发展方向完全一致,是实现“四个革命、一个合作”能源安全新战略的必然要求,发展煤矿智能化是煤炭企业的必由之路,已成为不可逆转的大趋势。

但陈红也指出:“以环境和健康破坏换取的发展之路会越走越窄,智能化背景下,煤炭行业更应大力推进煤炭资源能源化利用向原材料化利用转变,真正实现煤炭利用技术的阶跃性革命。”

另外,也有企业担心过于智能化会增加生产成本,很多问题也不一定能及时解决。尽管如此,煤炭工业规划设计研究院经济研究所所长郭建利依然认为发展煤矿智能化很有必要:“煤矿是艰苦行业,很多煤矿面临招工难的问题,不智能化换人,未来如何发展?另外,‘上天入地’都是国家重大战略,探索地球深部是未来科技需要,从整个科技链而言,意义重大。”

同时,《指导意见》强调要“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通过市场激发企业的内生动力和创新活力,坚持企业主体,并要求政府加强规划引导,营造煤矿智能化发展的良好环境。

记者还从相关部门获悉,为实现发展目标,下一步将制定详细措施和行动计划,加快推进《指导意见》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