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重工装备制造集团有限公司 
欢迎光临西安重工装备制造集团有限公司!
您当前的位置是:员工之窗 > 文化生活 > 详细内容
铜川煤机:经师易遇,人师亦易遇

作者:黄一峰 时间:2020-09-10 浏览次数:244

曾记否,“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曾记否,“斯是陋室,惟吾德馨”;曾记否,“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在9月10日教师节即将到来之际,于此,感谢那些曾经为我传道授业解惑过的恩师们。

学贵得师,亦贵得友。

说起“老师”,也许每个人都有很多,相信最令我们难忘的,往往是那个既是师、又是友的人。

6年前的立夏时节,我进入到个人事业中的不知道是第几个转折点,总之是又一次的重头开始就是了。老厂转型,到了新厂没有了以前的岗位,我也只能跟着“转型”。我被单位分派从事从未接触过的铆工工作,同时还指派了一位虽有着10年铆工工作经验,但年纪却比我小好几岁的师父。那时的心情就好比是这儿的夏天——就像太上老君的炼丹炉,本已让人很不爽了,然偶尔有个过路的龙王打个大大的喷嚏,过后,炉火依旧,却多了几份潮气,好像孙猴子没被烧死,要换个方法连烧带蒸!“早早出师单干方能摆脱此囧境。”我的这位师父也许看出了我的这点小心思,特别的配合我,凡问必答,而且每次都很认真的反复为我示范,生怕我学不会似的,感激之情也由此而生,抗拒的心理慢慢地被抚平。没多久,我们在私下里竟成了朋友,铆工方面的工作我依旧向他学习,其它方面我们相互切磋。(明)唐甄《潜书·讲学》里说的“学贵得师,亦贵得友。”亦师亦友难得至极,竟然让我遇到了!虽现在的我已再次“转型”,他依旧从事着本行工作,彼此联系相对之前少了许多,但说起“师”字来,我首先想到的还是他。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说起“老师”, 肯定有些人会和经验与阅历联系到一起。这几年在工作当中,常常会遇到有经验的老师傅,他们不止工作经验丰富,人生的阅历更是没的说。有已退而不休,被返聘回来的,也有即将离岗退休的。

我身边也一直有很多这类的“老师”,他们不求回报的为我答疑解惑。物料整理方面有老徐师傅,他整理起物料来总是那么的麻溜,所有铆工说起他都会竖起大拇指,当然不仅是因为他物料规整和配套及时,还因为他的记忆力特别的好。别看他年纪大,但若是哪件物料找不到的话,去问他,他总能第一时间给你说出精准的位置。一次我当面叹服徐师傅的记忆力太强了,他反问:“记忆力好?都六十多岁的人了,能有你们小年轻记忆力好?”我疑惑,他答道:“那是因为我每天有事没事的都要多去下料区和物料区遛几趟,多观察,多留心的结果。”说完他得意的笑了。  

图纸难点方面有老孙师傅,拼装控制方面有老王师傅等等,他们虽都已年过半百,头发花白,但他们总能在本职工作岗位上尽职尽责,跟他们学知识的同时更重要的是学习他们对待工作的认真态度。

凡“传道授业解惑”者都可为师,就如孔子所说的“三人行,必有我师焉。”不论在工作中还是在生活中,我们经常会遇到自己不懂的事物,向别人请教学习。此时,若被请教的人为你答疑解惑,那么这个人便可以说是你的老师了。只有目光狭隘的人还把“师”字限定在年龄和学识上。6年前的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

经师易遇,人师难遇?

说起“老师”, 北宋理学家和教育家程颐有:“学者必求师,从师不可不谨也。”北宋政治家、史学家、文学家司马光有:“经师易遇,人师难遇。”意为:找个教书本上知识的老师很容易,但要找个教你怎么做人的老师,而且是以自己的行为教导你的就很难了。但观今日,在这通讯发达的时代里,早已不是什么难事了。且不说钟南山和抗击疫情中的白衣天使,也不说抗洪救灾的英雄烈士。单单说我们每个人的身边,就有很多这样的“老师”,他们就是优秀的中共党员。尤其是那些年过半百,平易近人,且以身作则的,离近退休的老党员、老同志、老干部们。他们在单位控制疫情的工作上身先士卒,主动担当,兼任测量体温、隔离监测等重要工作,无怨无悔;他们在大会战期间冲锋在前,主动参与一线生产、安全防护和质量检测等工作,勇于担当;他们在健康企业文化建设措施的推行上,率先垂范,冒着酷暑高温,自己学、主动教,任劳任怨......他们的行动充分的体现出中共党员的先进性和模范带头作用。

说起“老师”,铜川煤机公司优秀中共党员同志们正用朴实无华的态度,诚实待人的作风,热心助人的品德谱写着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下的师德师行新风范。在当下,“经师易遇,人师亦易遇。”(黄一峰)